????陆天羽绝对不是见死不救的人,对陌生人,他都有足够的仁慈之心,更别说是对自己的好友,他和司徒胜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也算得上是至交好友!

????若他不知道司徒胜遇险也就罢了,现在知道了,他自然不可能坐视不理。

????“走吧,我们过去。”陆天羽说着便往前走去。

????黑袍使者和昆仑见状无奈的叹了口气,最终也跟了上去。

????“主人,你知道司徒胜的具体位置吧?”黑袍使者走到陆天羽身边问道。

????陆天羽微微摇头,“他告诉我他在一个名叫西凉河的地方,和他一起被困住的还有二十余名修士,皆是千年之上修为的圣者修士,堪称修罗大陆的前辈大能。”

????“可我们只知道地名,不知道具体位置怎么找?”昆仑说道。

????“先往前走走看,或许能碰上其他修士也说不定。”陆天羽也是第一次来这夜郎古国的陷阱废墟,自然也不知道那西凉河该怎么走,而他给司徒胜的黄符又无法说清楚西凉河的具体位置,因而,他要想找到西凉河,只能期待碰到其他人,而后向其他人询问。

????但可惜,天公不作美,陆天羽他们一直走了几个时辰都没有碰到任何人

????几个时辰无论对修士还是普通百姓而言都不算太长的时间,但眼下,陆天羽心忧司徒胜的安全,自然不免有几分心急,脸上的神色越发凝重。

????黑袍使者见状便安慰道:“主人不用急,司徒会长毕竟也是气炼师公会的会长,没那么容易出事的,而且我们也才走了几个时辰,这里不普通的地方,几个时辰碰不上人也正常。”

????陆天羽闻言微微点了点头,但没有说话。

????道理他又怎么会不懂?

????但懂是一回事,做到又是一回事。

????眼下,他实在没办法安心。

????“陆大哥,你有没有听到水声?”就在这时,火孩儿忽然说道。

????陆天羽闻言一愣,连忙停下脚步仔细听起来,果然,他听到一阵若有若无的流水声。

????“流水声?难道是西凉河?”陆天羽有些欣喜。

????“我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火孩儿提议道。

????不用他说,陆天羽也知道过去看看,当下他循着水声走了过去,穿过几个山坳和密林,他们果然出现在一条河流之前,但很显然,这条一步就能跨过的溪流应该不是司徒胜口中的西凉河,而且他们也没有在这里看到有其他人的存在。

????不远处的河岸上倒是散落着几堆骸骨,不过仔细看去就知道那骸骨是妖兽的。

????这让陆天羽微微松了口气,但马上又担忧起来,这里不是西凉河,那西凉河又会在哪里?

????“这里纵然不是西凉河应该也跟西凉河有关,或许,其源头就是西凉河也说不定。不然陆大哥,我们沿着河流往上找吧?”火孩儿提议道。

????“好!”陆天羽当即答应,眼下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一行人便沿着这条小溪流往上游走路。

????很快他们就走出密林,穿越峡谷,出现在一座平原之上。

????到这里溪流已经彻底变成河流,而他们面前的景象也出现了变化

????溪流两旁建造有大大小小的低矮房屋,房屋前有高大石像,石像有人有兽,有的依旧立在那里,但有的已经倒塌,而无论倒塌的还是立着的,上面都落满灰尘,布满蛛网,透着一丝荒凉气息。

????“这是夜郎古国那些人的居住之地吗?”黑袍使者看着这些房屋好奇问道。

????然而陆天羽却是微微摇头道:“恐怕不是!”

????“不是?那是什么?”黑袍使者疑惑道:“看着低矮的房屋,的确像是人住的。”

????“不!人住的房子前绝对不会有石像生和甬道,以及,人住的房屋墙壁上更不会有壁龛!这是庙宇,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墓!”陆天羽看着这些建筑喃喃说道。

????“墓!?”黑袍使者几人惊讶了,道:“主人,你是说,这些房屋是用来埋葬死人的吗?”

????“不错!石像生和甬道是只有墓前才有的东西,而壁龛更是摆放供物的,如此设置,除了墓之外,我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陆天羽说着便朝离他最近的那座低矮房屋走去。

????黑袍使者几人也连忙跟上。

????很快,几人站在了这座低矮的房屋之前,往里看去,就见里面摆放着一张空荡荡的石台,石台上一具尸骨耷拉着脑袋坐在那里,他的身上被绑缚了绳结,已经风化的衣服随时有粉碎的可能,但让人惊讶的是,他的血肉全还完好,就像是刚刚死去没多久一样!

????然而,这里的景象和气氛说明,此人死了最少也有数千年!

????要说一个人死后数千年保持容颜不变对陆天羽这等修士来说也算不了什么,然而在这种地方,他们总觉得很古怪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具尸骨好像还活着。”火孩儿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黑袍使者也紧跟着说道:“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我感觉他还活着,但他明明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变成枯骨一堆,照理说不应该让我有这种感觉才对。”

????他和火孩儿都不是普通修士,常理之下,是绝地不可能出现这种感觉的。

????难道,面前这具尸骨真的还活着?

????黑袍使者和火孩儿下意识看向陆天羽。

????陆天羽沉默着没有说话,而是走到其他的小屋前往里看去。

????火孩儿他们见状也纷纷往旁边走去。

????很快,他们便确定一件事,就是这里所有的小屋内都有一具尸骨,除了死状不同外,其他的地方和他们发现的第一句尸骨一样,血肉犹在,充满死寂气息却像是还活着一样。

????饶是陆天羽也是眉头紧皱。

????半晌,他淡淡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尸骨乃是夜郎古国大祭司手下的祭祀品,是用来祭祀他们的信仰大炽神的。”

????“主人是怎么知道的?”黑袍使者不解,他为什么没看出来。

????“其一,这里是夜郎古国的范围,在这里出现的任何东西都和夜郎古国有关系,其二,他们的死状虽各不相同,但死法却是一样的,那便是,他们是被人抽干了精血而亡的。一般被抽干精血,要么是被人当做了修炼之物,要么,就是被当做祭祀之物!因为精血是修士身上最宝贵的东西!而信徒们往往喜欢把最宝贵的东西送给自己所信奉的神,以换取支持!”

????“因而,除了祭祀之物外,我想不出别的可能。”陆天羽淡淡说道。

????其实如果不是祭祀那就是摆阵了,但他没有在这里感受到丝毫的阵法气息,故而可以排除这一点。

????至于这些人被当做了修炼之物,这个可能性并不算小,但如果他们只是修炼之物的话,夜郎古国完全没必要为他们建造这么多的墓,而且还施以供奉。

????这么做的目的,恐怕是为了让自己安心,也为了平缓祭祀之物的情绪。

????毕竟,谁都不喜欢带着满腔怨气的祭祀物!

????“没想到这夜郎古国居然如此暴戾!怪不得他们会灭亡。”火孩儿凝声说道。

????陆天羽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他虽然没有经历过上古时期,但却很清楚,上古时期的原始和愚昧,若非如此,上古时期的人族又怎么会受妖兽和魔族欺压?

????那个时候的人族也意识不到自己是人族,他们的行事和作风自然也和妖兽无多大区别。

????“哎,这些人也真是可怜。”黑袍使者叹声道。

????“我们走吧!再不走的话,可怜的就是我们了。”陆天羽淡淡道。

????“怎么了?主人?”

????“陆大哥,为什么这么说?”黑袍使者和火孩儿齐齐问道。

????“你们不是说总感觉这些人还活着吗?”陆天羽道。

????黑袍使者和火孩儿下意识点头。

????“其实他们活着没有我不确定,但如果那大祭司还活着的话,这些尸骸就有可能对我们造成威胁……因为他们已经变成了没有神魂的行尸走肉!”陆天羽看着一具被利刃刺破心脏,死不瞑目的尸骸说道。

????“这,不可能吧?他们用这些人的精血当做祭祀之物不说,还把他们炼制成了傀儡?也太过分了吧!”黑袍使者错愕。

????“站在他们的角度,他们并不觉得自己做的过分,反而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他们是有信仰支撑的。记住,千万不要用常理判断这些和妖兽并无太大区别的上古部落族群,明白吗?”陆天羽冲着火孩儿和黑袍使者郑重说道。

????他们两人虽然修为和实力不弱,但见识终究还是差了些,根本想象不到上古时期的部落修士有多么的血腥和暴戾。

????那个时候的人才是真正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明白了主人!”

????“明白了陆大哥!”

????黑袍使者和火孩儿齐声说道。

????“我们继续往前走!”陆天羽拍了拍他们两人的肩膀,而后带着他们沿着河边继续往尚有走去。

????当他们走出数十里之外的时候,终于碰到了几名结伴而行的修士。

????这几名修士此时正坐在河边喝水,看他们一脸狼狈、浑身是血的样子,应该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战气凌霄 http://www.luoqiuxs.com/0_389/ 移动版阅读m.luoqiuxs.com )